>

张若虚:孤篇横绝竟为大家

- 编辑:www.0222.com -

张若虚:孤篇横绝竟为大家

  张若虚人如其名,当真是“深藏若虚”,历史上关于他的事迹记载很少,只知道他是扬州人,与贺知章、张旭、包融齐名,被称为“吴中四士”。贺知章、张旭都是嗜酒如狂的人,张若虚既与他们齐名,想必也是好酒量。张若虚一生既不图名,也不图利,是个真正淡泊于世的人,既没有像贺知章那样做了朝中大官,也没有像张旭那样在当时就声名鹊起。据记载,张若虚只当过“兖州兵曹”,是个不起眼的小官。

  虽然张若虚官职不高,诗也只传下来两首,但仅凭《春江花月夜》就足以名垂千古。当然,张若虚的另一首《代答闺梦还》虽然不如《春江花月夜》有名,但也很有文学价值:

  然而,《春江花月夜》写得实在太好了,所以上面这首诗就像明月边的星星,光芒全被掩盖了。“春江花月夜”,这五个字本身就美不胜收,而张若虚这首诗更透着恬静、空旷、高远、空灵、宛转、幽美的意境。春江、落花、明月、夜色,仿佛是一曲优美的小夜曲,真如闻一多先生称赞的那样,“诗中的诗,顶峰上的顶峰”。

  《春江花月夜》对后世影响很大,像《红楼梦》中的《秋窗风雨夕》就是完全效仿而成的:

  本来林黛玉这首诗也是非常不错的,但如果非要与《春江花月夜》对比,那还是逊色不少。《春江花月夜》气象广阔、胸怀博大,正像闻一多所言,“在这种诗面前,一切的赞叹是饶舌,几乎是亵渎”。

  这几句写春江月夜,描绘出一个真切自然的画面。于是,下面很自然地转到作者的思古幽情:

  这几句气象开阔,尤其是“江畔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”一句,与那些只是哀鸣“人生如梦”的句子并不一样,而是思接千古,悠远绵长。后来,李白也受张若虚影响,在他的《把酒问月》中感叹道: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。”

  但是,这种离愁是“小别”,不是那种“少妇城南欲断肠,征人蓟北空回首”的生离死别。

  在这美丽的春江画卷中,已经有人乘着月色回家,等待归人和思妇的将是美好和甜蜜。这种氛围与春、江、花、月、夜这几个字是多么和谐,也感受到大唐盛世时的祥和安乐。

本文由人物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张若虚:孤篇横绝竟为大家